任彤 | 与协和同在,一生笃定探索女性生命之哲学

2017-10-30名医主刀

任彤 | 与协和同在,一生笃定探索女性生命之哲学

任彤主任在我们的摄影机面前,令人感受到十分庄重的气息。

他是一位妇产科男医生,在这个岗位上,已经度过了22年,从白衣少年,到白衣大叔,他越发成熟、淡定、专业、权威。

目前,我们全中国大约有不到10万名妇产科医生,其中男医生不到10%。也就是说,在我们广阔的国土上,有几千名妇产科男医生在这一特殊领域,苦心耕耘、专心致志地为女性的健康工作着。

我只能用庄重这个词形容任彤主任,虽然我刚开始想用"慈祥"或是"温和"。

不,慈祥太衰迈乏力了,而他不但叫人感觉到无惧、可亲,还有一种很内敛的力量蕴含其中,预备着在危难中给你以期望和能够兑现的光明。

至于"温和"。他毫无疑问是和蔼的,但"温和"似乎太单纯平淡了一些,面对这样一位深谙生死和女性秘密的医学工作者,你断定自己将得到哲学和生命的启迪。

他与我们的对话行云流水,他始终是从容不迫和祥和的。于是我想,在鲜血淋漓的手术台上,面对泛滥的癌肿,他一定也这般神闲气定。

真实的妇科男医生,应该存在

在中国,妇产科男医生是一个饱受争议的群体,任彤主任就是其中一员。

跟所有普通群众好奇点一样,我们抛出了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:为什么选择当一名妇产科男医生?

“20多年前,我刚来协和医院实习的时候,实际上内、外、妇、儿都是可以选择的。但妇产科从协和医院建院开始就是全国妇产科学术界的火车头,也是全国人民心目中最好的妇产科疾病诊治中心。

而且,当时的科主任郎景和院士也是我们的大师兄(敬佩仰慕之情),也是白求恩医科大学毕业的,所以应该说是出于‘大平台’的考虑和榜样力量的促使我做的决定吧。”

他脸上流露出自信和自豪。

已经与协和、与妇科肿瘤分不开

“每天我差不多早上6点之前起床,洗漱20分钟左右出门,7点之前要到医院,这样不堵车、节省时间。

到医院之后呢,大概会有四五十分钟的时间是属于我自己的:我会用二三十分钟时间来干些自己的事,比如简单看一些网上的最新资料、7点半我都会去病房看下我的病人。

7点45分我们全体医生一起查房,8点开始正式工作。

我每周一下午、周二、周三、周四上午都要出门诊,大概到中午12点左右结束,中午吃好午饭,就进手术室了。”

任彤轻描淡写地说着他的日常生活,就仿佛这样的日程安排跟吃饭、喝水、睡觉一样平常。

“有时候在下午5、6点的时候,我们会接到一台大手术,等做完手术大概是晚上九十点。

下了手术台,我一般会去办公室休息一下、总结下一天的工作,回到家可能就11点的样子,洗漱好,零点以后可以睡觉了。”

天下名刀: “对协和的感情是怎样的?”

任彤主任一瞬间坐直了身体。在协和22年里,从男孩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此刻的他仿佛要向母亲表达由衷的热爱和感激一般。 “协和医院好的地方就是有无数的大师级的老教授们,指导我们快速成长;但大家都知道,协和医院床位紧张,手术日也很紧张,手术排得很满,所以也有它不尽如人意的一面——我们手术经常会做得非常晚,所以各有利弊。

有一天夜班,做完几台急诊手术,天已经大亮。我站在协和医院的阳台上,朝霞打在我们医院新外科楼的玻璃上,暖暖的、金灿灿的。

那一瞬间,我突然感觉自己已经与协和医院融为一体了,这个感觉一般人是不会有的。

所有的协和人,基本上从实习到毕业,一直在协和医院工作,总有一天,你会感觉自己和协和医院已经融在一起了,无法分开。”

妇科肿瘤科男医生更受欢迎

医院妇产科向来被认为是女性的专属地盘,而男医生的存在,则让不少患者尴尬。

过去一份网络调查显示,超7成网友认为妇产科男医生没必要存在,超过4成的网友表示会拒绝男医生就诊。

由于妇产科男医生的身份比较敏感,在与病人及其丈夫沟通过程中,确实会遭遇排斥。作为男性,在产科工作最大的不便,就是“病人的不理解”了。任彤主任对此感同身受。

“在20多年以前,我刚当医生的时候,可能大家的观念还是有一些不太开放,会遇到一些比较尴尬的时候。比如说年轻女性来找我看病,一看是男医生她可能就把号退了。

但是最近十几年,尤其是最近几年,基本上看不到这样的患者了。而且对于妇科肿瘤专业,可能患者更喜欢找男医生来做手术。

在协和医院,我们妇产科男医生的比例占到了1/3,这应该是全国男女比例最高的一个医院,其他好多医院一个男医生都没有,有的医院有一两个两三个,协和医院将近40个妇产科男医生。

与女医生相比呢,男医生的精力可能会更好一点。因为女医生要照顾家里,还要有一些其他的负担;

另外从男女的区别来讲,男医生的体力可能更好一些,但是从手术 技巧来讲,我觉得男女医生的手术技巧是一样的,不存在什么区别。在体力、精力上男医生确实稍微有点优势。”

在协和“炼狱”,给患者一束求生之光

天下名刀:“您几乎每天都在做手术,有没有觉得特别累?有没有抱怨过在协和太苦了?”

任彤:“我每周大概要做十五六台手术、一个月六七十台、一年大概800~1000台左右。

做手术时,精神高度集中,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兴奋,都集中在手术台上。理论上相同的疾病,每台手术的时间都差不多,但是每个病人情况都不一样,每一个步骤都不一样,所以不断有新的东西在吸引你,当时就不觉得累。

但是下台后比较累,一旦下了台,整个身体跟散了架一样,但是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你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感觉不到劳累。”

“我甚至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做手术时的情景,当时是我们科里最严厉的老教授,黄教授带我做的,当时印象很深刻,第一刀下去之后,没切开皮。

手术过程中领导让我帮着夹一下组织,我却把镊子拿反了,太紧张了!”任彤主任不由自主搓了搓双手,仿佛几十年前得知自己要拿手术刀一样。

“当然领导也没批评我,当时整个手术也很顺利,当时对我印象很深刻。”

“因为我从实习时候就来到了协和医院,工作这段时间,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,我只知道那时候早上6点钟就要到病房,晚上10点到12点钟才能回到宿舍,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,从实习大夫开始就已经习惯了,所以我也从来不觉得累。

因为我的前辈比我们还要累,那会儿我已经觉得很快乐了。

我和我的前辈们,以及后来者们,所做的一切,都在为女性们创造更好的就诊条件。”

协和妇科对世界女性健康最大的贡献

说到这里,任彤主任满脸洋溢着自豪的笑容。

“对于妇科肿瘤来讲,中国协和医院,包括中国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呢?是绒癌的治疗。

从50年代开始,协和的宋鸿钊院士开始进行滋养细胞肿瘤治疗的探索。

最早的说法是‘得了绒癌没有活路,活下来的都不是绒癌’,死亡率接近100%,而现在滋养细胞肿瘤的治愈率大概是85%以上。

目前国际上治疗滋养细胞肿瘤最好的三个肿瘤医院,一个在美国、一个在英国、一个在中国。向阳教授是国际滋养细胞肿瘤学会的执行主席。

今年九月份,我们在荷兰向全世界介绍了中国的治疗经验!从2015年开始,中国的治疗方案,已经纳入了全球标准,而且目前滋养细胞肿瘤的分期标准是按照中国的分期标准来执行的。

滋养细胞肿瘤在五十年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个疾病,一旦确诊,大概三四个月病人就死掉了,其他的癌症怎么都能拖个半年一年。

所以绒癌,当时是所有的‘癌症之王’,得了基本必死。

我们已经把治愈率提高到85%~90%,治愈的病人,大部分都能正常生育。生育的孩子智力发育和普通孩子完全是一样的。”

有能力挽救她们的生命,是一件最幸运的事

在谈起协和人的趣事时,任彤主任若有所思,然后笑着说起来。

“我们有个老教授,老年痴呆了,他经常会走丢。但家人从来不担心,为什么呢?

因为他丢不到别地儿去,他只会丢在家到协和医院这条路上。

家人找不到了,放心,在这条路上肯定能找到他。

因为他不知道去别的地方,在他的潜意识里,他只认识这一条道。”

“所以也不知道这是他的幸运,还是他的不幸。

我们当时还觉得是开玩笑,后来想想,等我老了以后或许有一天痴呆了,我也走不丢,我也只知道家和医院这一条道。

每天披星戴月的,只有家和医院这两个方向。正常应该是早上8点半上班、晚上5点半下班回家陪孩子,这才是正常状态,那医生实际上是怎样的呢?

我说劳动法不适用于我们医生,对医生来讲没有劳动法、没有一周工作五天、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说法。

像我们白天上班、晚上值夜班,第二天正常工作到八九点钟。24小时、36小时,都不止36小时。

如果病人有问题,即便不值班,我们都是随叫随到,我们电话都是24小时开机。

因为这个生命是最重要的,因为我们的到来能够挽救病人的生命,其实付出多大代价都是值得的,这都是钱换不来的。

我有这个能力实际上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,不见得每一个人都能够做一份挽救别人生命的事情。”

访谈结束后,任彤主任片刻也未逗留,立即赶往医院。那里还有更需要他的病人在等着他。

我们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心中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——感激这个时代,感激有这样一群守护我们生命的白衣天使。

——THE END ——

预约热线:

400-6277-120

工作时间:

9:00-18:00

在线咨询
快速预约

名医主刀

官方服务号

微信号:myzd01

我与无影灯

让医生最温暖的社区

微信号:

chuangxiankeji001

天下名刀

寻找名医的指南针

微信号:

tianxiamingdao

常见问题